星期四的朋友──有雷,慎入!! June 5, 2008孩子小的時候,我常到學校裡去當愛心媽媽。當時的感覺是,我是XX的星期X的媽媽。心中對他們有很深的抱歉,因為我只能做到這樣。對一個缺乏照顧的小孩而言,他的每天和別的小孩一樣有24個小時,每小時60分鐘,每分鐘60秒。 今天我忽然有很深的感觸,到新竹之心的演唱者,也算是我「星期四的朋友」吧?除了星期四,真是不相干。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突然冒出來的感覺,可是也很好笑,事實上需要什麼「相干」呢?只是忽然覺得,一點都稱不上「朋友」了。 那些小學生、國中生的臉,模糊的閃過,也許當時花了那麼多的時間所做的事並沒有什麼作用吧?一星期的兩三個小時,在他們的生活中,算什麼呢?忽然每星期一次冒出個原先不相買房子識的阿姨來擁抱他一下,過了一段時間後又從生命中消失了,算什麼呢? 這種心情可能和新竹之心最近出席的演唱者有關吧?老朋友不斷的消失,雖說有新朋友出現,那種不安定的感覺讓我很沮喪。讀書會中也忌諱成員有太大的流動,會造成沒有親密感和信任度。歸屬感一旦消失,向心力就會消失了。 和Anita有約,所以坐得很難受的時候也沒有離開。都沒有看到熟人,我到的時候只有宏明和阿南在場上唱。他們兩個人可能因為沒有主場的經驗,雖然平常皮皮的,可是在台上還是有點放不開。再來,吉他聲音太小聲。不過,真的還是第一次聽宏明這麼樣連續的唱主唱。每次上台,他百分之九十九都在幫別人伴唱。他的聲音很好,可是唱起來總覺得差了一點什麼,是沒有認真在唱吧?和阿南有一搭賣屋沒一搭的。 事實上,讓我感覺不安的還有另一個原因。我覺得今天場內分子很雜,好多人───難道人多不好嗎?只是有讓我很不習慣的人在一旁,邊喝飲料,然後很嘈雜。偏偏又坐在前面,看起來更亂。在一些理光頭的彪形大漢前面(我好像不該以貌取人),我很害怕,也許只是因為是陌生人。如果不是為我熟悉這個場地,看到他們,卻看不到我的朋友,我應該就會走人了。 當主人的表示這是開放給每個愛唱歌的人的地方,但是, 我是比較喜歡有「主人」的場子,至少要有主持人。有主人的場子,由主人掌控大部分的節目,穿插著開放的時間,這樣比較能品質保證。我是比較龜毛的人,可是大家比較喜歡「開心就好」。我只怕,如果品管沒有控制好,就開心不起來了。 等了好久,終於院長餐飲設備、張醫師和阿草他們回來了───能不能請各位大爺們行行好,輪流著當值,讓觀眾們有顆定心丸?? 阿草帶著他的徒弟上場,先是竹北高中的一個長得高高蠻清秀的小弟弟,才高一,唱得很不錯呢;後一個,是光復中學的,這個比較調皮,把自己讀的班級都報出來了,還說要和他做朋友的可以去找他,^^,他唱得也很不錯。兩個有備而來的小朋友把剛才的兩個哥哥都比下去了,難怪後來宏明和阿南又上來(我看他們在台下研究了好久),說要雪恥復仇。有準備有差,先前唱得2266是因為不用心,一點沒計畫的隨便翻譜,隨便唱唱。隨便唱也可以,只是若是沒有那麼深的功力,還是要認真一點,才不會砸了自己的招牌。 今天還有個平常不會上去的人──那個X男孩──也上去唱了首歌,比上次好製冰機很多。劉醫師沒來,張醫師自己獨唱了幾首,這回我有幫他錄音了。謬老師沒有來,所以南門合唱團今天只有兩個人,由院長主唱。院長最近越唱越好,可見只要有機會練習,就會一次比一次好。可是我還是很希望劉醫師能來,和張醫師化學作用一下。 Anita 把她上星期照的相片檔給我,夜晚的新竹之心很漂亮。我們兩個人都在錄音,坐在一起也沒有說什麼話。十點二十左右,我先回家了,她大概留下來錄到最後。 智鈞今天搬家沒有來,志良在台北。超級偶像前十強都簽約了,以後他還能在新竹之心唱歌嗎?他還能在誠品書局前的護城河邊唱歌嗎? 20080529的新竹之心 這是那位光復中學的小弟 電子看版上有日期、時間和溫度 上下兩層都有學生舞蹈練習 右邊的背心男是阿南 張醫師(右)和洗碗機謬老師
創作者介紹

開學

tz79tzuu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